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精英的崛起  

2013-02-18 16:57:37|  分类: 成功是我们天生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知名的银行家说,当2008 年的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他认识的贵妇们都 不再戴珠宝首饰了。“这并不是因为她们意识到了自己的爱慕虚荣,而是因为 佩戴珠宝对她们来说开始变得危险了。她们的名字,她们家人的名字,她们的 地址都会出现在网络上,这无疑等同于死亡威胁。你或许会认为这些不过是一 个年少无知的孩子在地下室里捣鼓的恶作剧罢了,但别忘了约翰·列侬(John Lennon)就是被一个这样的孩子枪杀的。”

这次危机掀起了一波公众愤怒抨击金融家和富人的浪潮,还加剧了关于不平等 问题的争论。这一问题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中都变得越来越尖锐。举个例子, 在1987 年的美国,纳税最多的1% 人口占有所有税前收入的12.3%。20 年以后, 这些人的税前收入占全美总收入的比重上升到了23.5%,几乎是之前的两倍。 而同期内位于底层的50% 人口的收入份额却从15.6% 下降到了12.2%。

已故荷兰经济学家简·彭(Jan Pen) 提出了一个描绘不平等现象的奇特方式。 他假设一个人的身高与他的收入成正比,那么获得平均收入的人就是平均身高。

那么,如果让美国所有成年人按照收入从 低到高的次序,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从你 眼前走过,会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呢? 第一批走过去的人是那些亏损企业主,他 们是不可见的,因为他们的身高是负数, 头是在地面以下的。接下来走过去的是那 些失业者和低报酬工作人员,他们是一批 侏儒。半个小时以后,走过去的人仍然只 有齐腰的身高,因为美国的中位收入只有 平均收入的一半。差不多要到45 分钟左右,正常身高的人才开始出现。到了最后的几分钟,巨人们以雷 霆般的气势走过。还剩6 分钟的时候,他们的身高达到了3.7 米。而当最后400 位收入最高的富人们走过去的时候,每个人 的身高都超过了3 公里。

衡量收入不平等程度最常用的量化方式是基尼系数。0 表示绝 对的平等:每个人的收入都是相同的;1 则意味着一个人拥有 一切。美国的基尼系数已经从20 世纪80 年代的0.34 上升到 了2000 年中期的0.38,德国从0.26 上升到了0.3,中国则从0.28 跃升到了0.4。只有在巴西这个大国中,基尼系数从0.59 下降到 了0.55。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泽维尔·马丁 (Xavier Sala-i-Martin)发现,在同一时期内,全球的不平 等程度却从20 世纪80 年代中期的0.66 下降到了2000 年中 期的0.61。这得益于中国等相对较贫穷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 超过了发达国家。

不平等现象跟我们的关系有多大呢?《水平仪:为何更平 等的社会总是做得更好》(The Spirit Level: Why Equality is Better for Everyone)一书的作者威尔金森(Richard Wilkinson)和皮科特(Kate Pickett)认为关系很大。在书中, 通过使用丰富的图表和统计数据,他们揭示了不平等现象同所有的社会问题都是息息相关的,这个观点在英国社会引 起了不小的轰动。通过比较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不平等 国家与相对更平等的国家,作者得出结论:一个社会越 不平等,社会中的犯罪现象就会越多,婴儿死亡率会更 高,公民会更胖,寿命更短,会有更多的青少年早孕发生, 性别歧视问题也会更严重。而通过比较人均专利数量, 他们甚至发现较平等的国家更具有创造力。

威尔金森和皮科特认为民主平等的国家表现更好,因为 人类是由集体狩猎、共享食物的小群体进化而来的。不 平等的现代化社会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因为它们违背了 人类天生的公平感。作者呼吁对富人以及企业主增加税 收。对此,左翼学者拍手称好,但其他人还是不敢苟同。 伦敦温和右翼智囊团“政策交流”的成员桑德斯(Peter Saunders)认为这本书中基于统计数据得出的结论是一派 胡言。他指出了几个瑕疵。首先,威尔金森和皮科特没有 排除他们采样中的极端情况。比如,当他们说不平等国家 比平等国家有着更高的谋杀率时,他们所观察的唯一样本 是美国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更多人遭到谋杀,而这可能只是因为美国人更容易获得武器。同样,他们关于预期寿命的发现是基于对日 本人的研究而获得的。日本人的长寿更有可能是得益于健康的饮食,而不是公 平的收入分配。而他们有关青少年早孕、妇女地位和创造力的结论是建立在对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研究之上,这里的文化温和而明理,而事实上,即使是居住 在美国的斯堪的纳维亚人身上也很明显地体现着这一特点。

桑德斯认为不平等以外的其他因素同这本书里描述的问题其实有着更紧密的 联系。他说,比如在美国各州,种族因素能够更准确地预测凶杀案、入狱和婴 儿死亡率。他还斥责作者忽略了不符合其理论的国家,掩盖了真正的社会问题, 比如离婚和自杀,这些问题在相对较平等的国家中更为严重。

这样的争论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解决,数据统计本身就很难有定论。如果你衡 量财富而不是收入的不平等,那么全球排名也将会随之改变,瑞典将比英国 更不平等,因为瑞典拥有私人退休金的人数比英国少;如果你衡量消费,整 个世界将会显得更为平等。发达国家穷人们的消费经常入不敷出,但他们能获 得社会福利并使用公共服务;而富人们的消费总是只占其收入的一小部分,比 尔·盖茨比普通人富裕百万倍,但他也不会每天在吃饭上花费数百万美元。

这里面的哲学问题则更为微妙。桑德斯认为,足球运动员,银行家和企业界大亨 赚的钱多到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花,而失业者和那些单亲父母却为了支付房租苦 苦挣扎,这看起来似乎不公平;但是与此同时,拿走那些辛苦工作的人赚来的钱 去送给那些不劳而获的人,或是拿走那些冒着很高失败风险将某种发明推向市 场的人获得的利润去帮助那些不冒任何风险的人似乎看起来也不公平。不同的 社会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处理这种冲突。

测量人们有多抗拒不平等是一件非常困 难的事情。最近由英国广播公司BBC 进行 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许多英国人认为出 纳员和助理人员应该获得更多的收入,首 席执行官和足球明星则应该获得更少的 报酬。然而几乎没有英国人会给出纳员小 费,联合抵制那些有钱有势的公司或是放 弃观看英超足球队的比赛。

皮尤全球态度调查计划(The Pew Global Attitudes Project)向来自不同国家的许 多人询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你是否同意大 多数人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生活得更好,虽 然有些人富有而有些人却穷困?在英国、 法国、德国、波兰、美国、甚至瑞典,大多 数人都同意这样的观点,但是大多数日本 人和墨西哥人则不同意。而在那些正在繁 荣发展的新兴市场国家中,人们对于自由 市场最为狂热,79% 的印度人和84% 的中 国人同意上述观点。

公平的程度

如果富人们是通过合理的方式获取财富,那么不平等问题就显得不那么严重。史 蒂夫·乔布斯之所以成为亿万富翁,是 因为人们喜欢苹果公司的产品;J·K·罗 琳赚得盆满钵满,是因为数百万人购买 了她创作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但当银 行家们投资失败却仍能获得高额奖金或 是通过寻租行为而不是实业赚取财富 时,人们就会更加不满。

在腐败的国家里,统治者敢于明目张胆 地中饱私囊。而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中, 权力则会通过更微妙的方式遭到滥用。 比如在日本,官僚们退休之后,他们曾 经监管过的公司通常会为他们提供待 遇优厚的闲职,这就是众所周知的“空 降官僚”(amakudari)。日本共同社2010 年的一篇报道称,六个由国家彩票收入 所资助的非盈利性组织过去和现任的全 部43 位领导,都是通过“空降官僚”获 得了他们的职位。在美国同样如此,当 政治家退休之后,通常都会获得轻松的 管理职位。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有才能并 且有干劲,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希尔 曼(Amy Hillman)的研究发现,那些在美国被严格管制的行业,比如电信业、制药业以及赌博业,会比那些受管制较 松的企业雇佣更多的前任政客来担任管理人员。

不过一些出身卑微的人有时同样能爬到社会的顶层。巴拉克·奥巴马是由自己的 单身母亲抚养长大的;高盛投资公司的老板布莱克芬(Lloyd Blankfein)是一名 普通店员的儿子。这些普通人通常都会有共通之处,那就是非同寻常的才智。是 金子总会发光,人才都会获得回报。但相比之下,在通过自己的头脑而变得富有 和有影响力的人们面前,那些依靠唱歌或踢足球而变得富有的人就显得微不足 道了。法律、医药、技术、金融等最有利可图的行业,都需要超常的心智和技能。 一名证券交易员不一定喜欢普鲁斯特的小说,但他肯定有良好的心算能力;一名 律师不一定明白《时间简史》里的物理知识,但他一定能够有逻辑地进行辩论。

精英培育精英

随着科技的发展,付出智力资本的回报也在增加。电脑很大程度上增强了信息 的可用性,提升了社会对那些能明白信息价值的聪明人的需求。1991 年,拥有 本科学历的美国男性的平均收入是拥有高中学历之人的2.5 倍,而如今这一 比例已升至3 倍。智力如今非常珍贵,而且它们不是平均分配的。

拥有大学学历的父母比没上过大学的父母更有可能培养出能进入大学学习的孩 子。这在所有国家中都适用,但是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这种现象在美国 和法国最为明显。天性、教养和政治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孩子们会遗传聪明的基因,他们原始的心智天赋在一些家庭中会被培养得相对更好一些;喜欢读书的父母会让孩子阅读更多的书籍,跟孩子交流 的时候会使用更丰富的词汇,并且会敦促他们的孩子完成作业。受过 教育的父母一般收入更高,所以他们能够为孩子负担起更好的学校。 “门当户对”的观念进一步加大了不平等的程度。与上一代人相比, 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更有可能选择一位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结 婚。1970 年,拥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人中只有9% 是女性,所以大多数 有大学学历的美国男性都娶了没有上过大学的女性。如今这一男女 比例已经大致持平(事实上,拥有大学学历的女性比男性要多),而 且人们更倾向于选择一个有着相似教育背景的人作为自己的伴侣。

女性在职场中的表现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在1970 年,美国律师中女 性所占比率不足5%,但如今这一比率已经达到了34%,而且法学院几 乎一半的学生都是女性。所以,双方均受过高等教育且都拥有较高 收入的夫妇变得普遍起来。这些夫妇的孩子拥有各种优势,但是数 量却不多。高中学历的女性一生平均生育2.4 个孩子,而拥有高学历 的女性一生平均只生育1.6 个孩子。相比在沃尔玛做收银员的女性, 年收入20 万美元的精英女性抚养一个孩子的机会成本要高得多。

知识精英的崛起 - 勇敢的心 - 勇敢的心 成功能量场

 

此外,将孩子培养成为社会精英是非常昂贵的,一对律师夫妇很容 易供养一个孩子上耶鲁大学,但如果他们有四个孩子的话,要维持这 种精英教育就很勉强了。

在其他发达国家中,昂贵的高等教育费用已经导致知识精英阶层的 生育率直线下降。环保人士或许对于任何能够控制人口增长的事情 都会感到高兴,但是这种趋势却暗含着重重危机。人口结构让社会 阶梯底层的人很难爬上去,而这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