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高额债务将威胁中国接下来几年乃至几 十年的经济发展潜力。  

2013-02-19 10:42:09|  分类: 海外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修建只有2 英里长的地铁大道二号 线,纽约市政府花了7 年时间。中国中 部重镇武汉现在正计划修建全新的地 铁网络,总长度接近140 英里。不过在 在中国,修建这样一个地铁网络,花的 时间不会比7 年长多少。

修建武汉地铁只是当地市政府1200 亿 美元投资规划中的一部分,这个计划还 包括两座机场航站楼、一个CBD 中央商 务区、一个文化区和一条滨河大道,滨 河大道旁还要建一座高层办公楼。

武汉是中国第九大城市,大兴土木使这里笼罩在一片尘霾之中。武汉市市长也 因为这些工作官升一级成了市委书记, 他还获得了一个“满城挖”的绰号。作为 一个并不算特别富裕的城市,这么庞大 的投资规划听来有些过于奢侈,但事实 上还有数十座中国城市也在上马超大 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它们在中国令人 称赞的经济奇迹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 作用。

在过去几年里,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和 房地产开发上做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进 出口贸易,一跃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 大助力。换句话说,地铁和高楼已经取代苹果手机代工和衣服鞋袜加工,成为 中国经济实力的最新象征。

不过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些过于昂 贵的投资项目很有可能影响中国经济持 续快速发展的态势。这些项目的资金链 基本都是靠当地政府向银行借贷维持 的,而这种大规模借贷的结果是中国地 方政府早已债台高筑——这种隐性的 高额债务将威胁中国接下来几年乃至几 十年的经济发展潜力。

不久前,中国国家审计局指出,要时刻提 防地方政府过度借贷产生不良影响。穆迪投资公司的有关人士也提交了一份报 告,称中国政府低估了中国银行业向地 方政府放贷时面临的实际风险。

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成了全球经济 为数不多的发动机之一,中国国内任何 领域出现问题都将给整个国际社会带 来影响。

随着全国各地市政工程的修建,政府在 固定资产领域的投资已占到了整个国民 生产总值的70%。除中国以外,从未有 过其他国家在发展阶段达到如此高的比 例。哪怕在日本大力发展土木工程的20 世纪80 年代,这一比例也不超过35%。 美国更是在最近几十年里都将这个比例 稳定在20% 左右。

中国如此高的固定资产投资比例,一方 面解释了其飞一般的物质资料增长,另 一方面也对过度依赖政府投资的经济发 展模式发出了警报。

约翰- 霍普金斯国际研究院的中国经 济专家皮埃特·P·波特利尔表示:“中 国政府很擅长基础设施建设,但现在这 个投资率显然已经过高了。有多少项目 在上马前没有进行论证?又有多少银行 贷款会成为坏账?只有天知道了。”

在过去十年里,全世界经济学家都在探 讨中国崛起的原因,现在人们普遍认为 这得益于中国政府精心设计的国家资 本主义体系。尽管这个体系展示出了异 常强大的力量,但实际上政府主导的投 资存在缺乏规划、浪费严重的通病,中 国经济发展的动力远没有人们想象的 稳定。

仔细分析一下武汉的财务状况就可以发 现,虽然武汉市政府向银行申请了上百 亿美元的贷款,但这些钱并没有交到市 政府手中,而是由市政府成立的特别投 资公司经办。这些投资公司获得的贷款 不记在武汉市政府的负债表上。

此外,由于政府贷款的抵押物通常为估 价过高的地皮,这无疑增加了贷款的风 险。在过去十年里,武汉的土地价格疯 涨了三倍,一旦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裂, 虚高的土地价值会立刻蒸发。

武汉市政府批准成立的独立投资公司中 最大的是武汉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 团,它负责处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项 目,比如修建道路桥梁和污水处理厂。 这家公司的财务报告显示,它雇佣了 16000 名员工,拥有25 家子公司,资产总额为150 亿美元,尽管其中包括虚高 的土地价格,但这个数字不会少于140 亿美元。

该公司发言人在一次访谈中承认:“武汉 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债务庞大,这 很容易引发潜在的危机,我们正在积极 做出相应的调整。”但他拒绝透漏具体 细节,说公司的财务状况是“我们的核心 机密”。

其他中国城市也面临着类似的风险:它 们批准成立资产负债表独立于政府的投 资公司,这些政府公司由于过度举债修 建形象工程、地铁干道、高铁线路以及 奢华的政府办公设施而债台高筑。地方 政府的种种行为皆违背了中央政府节省 开支的政策。

为了防止城市债务危机进一步扩散,中 央一直以来都禁止地方以发行政府债 券的方式为市政项目筹集资金,中央还 提高了国有银行向地方政府放贷的限 制。但地方政府通过投资公司不入政府 帐目的方式回避了这些调控政策。

张东是武汉市政府的顾问,也是中南大学经济与法律专业的讲师。他表示武汉 只有不到5% 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来自 政府财政预算,“其余大部分债务都由 那些不入政府账目的公司承担”。

对于这些操作模式中央并非不知情,在 其过去发布的报告中就曾指出全国范围 内这种地方政府控制的融资主体有一万 多家。实际上,由于中央收缴了大部分国 家税收,地方政府为了发展,不得不另 寻出路,土地财政无疑是最便捷快速的 途径。

然而这是一种风险极高的做法。瑞士投 资银行不久前公布的一项报告表明,政 府投资公司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造 成高达4600 亿美元的债务违约。相比 于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其带来的影响 将远远大于美国价值7000 亿美元的坏 账救助计划。

尽管有些耸人听闻,但许多分析家认为完全不必恐慌,因为没有迹象表明中国 会面临因经济崩溃而导致的金融危机。 中国准备了3 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 中大部分购买了美国国债),国有银行 还坐拥着全国13 亿人的家庭储蓄。此 外,由于上述资金受货币流通政策的限 制,中国银行资本几乎不会出现大量流 失的现象。分析师认为现在中国的根本 问题,是地方政府背负的巨额贷款已经 影响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长期动力。

对经济衰退的担忧

肯尼斯·S·罗格夫在其《这次不一样: 八百年金融危机史》一书中研究了中国 的经济繁荣。他预测十年之内,中国房 地产泡沫的破裂和债台高筑的地方政 府将会引发亚洲区域性经济衰退,也将 给全世界的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影响。 罗格夫还表示:“在中国你可以看到‘危 机来临’的种种征兆。很多经济学家认 为中国的资金储备足够厚实,也坚持说中国人极其勤劳。我觉得这种看法相当 幼稚,过去中国确实挺过了很多危机,但 没有人能一直赢下去。”

官方统计的数字表明,2011 年全国地方 政府的总负债高达2.2 万亿美元,这个 惊人的数字相当于2011 年中国GDP 的 三分之一。中央接下来要面临的将是地 方政府的天价违约,尽管它自己也背负 着2 万亿美元的债务。

美国西北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维克 多·施曾研究过中国政府的借贷问题。 在他看来,中国官方对地方政府借贷总 额的估算很可能过于保守。如果加上逃 过政府审计的隐形款项,中国地方政府 贷款的总额应该接近3 万亿美元。他还 表示:“大部分地方政府在贷款时甚至 都没有足够的财力支付利息。”

为了修建价值450 亿美元的武汉地铁网, 施工队24 小时全天候无假期地进行着各项工程作业,在浩浩汤汤的长江下打 出了一条条地铁通道。林文书是武汉地 铁项目的策划总监之一,他说:“大部分 铁轨都铺设在地面以下18 到26 米深的 地方。但是长江的水压很大,而且河床 湿润,土质结构不稳定,因此这一轨段 要铺在河面下50 米的地方。尽管任务 艰巨,但是广大市民都期待着这个地铁 网,我们会尽一切可能早日达成通车。” 现在,全武汉有5700 多个在建的项目, 在一些原来是居民区的地方,工人们正 在用长柄大锤拆除旧的房屋,为大型购 物中心、高层公寓楼和新高速干道腾出 空地。

北京、上海和其他一些沿海城市因大力 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而日益繁荣,因此以 武汉为代表的内陆城市开始纷纷效仿。 武汉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中国中部地区制 造业和交通运输业的枢纽,然而这一鸿 鹄之志是建立在海量贷款之上的。2012 年,武汉市计划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 资220 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武汉市2011 年财政税收的5 倍,因此它们大部分的 来源依然是银行贷款。不能忽视的是, 武汉实际上依然是个相对贫穷的地方, 该市市民每年的收入约为3000 美元, 仅为上海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二。

尽管如此,武汉市还是充分利用了猛涨 的土地价值。在该市西北部,推土机已 经清理出了一块面积为纽约中央公园两 倍的地皮。十几年前,这里曾是一个空 军基地,现在巨大的广告牌告诉人们这 里将建成“王家墩中央商务区”,包括许 多办公大楼和能够承载20 万人居住生 活的高级住宅区。当然,这些远大规划 意味着不断上涨的资金投入。资金的来 源则基本上是以土地潜在价值为抵押 进行的资本操作。

1999 年武汉市政府做出将这个空军基 地迁走的决定后,这项计划就出台了。

2002 年,由于资金短缺,武汉政府转而 寻求北京一家财力雄厚的开发商——泛 海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泛海 集团同意出资2.75 亿美元并支付一些与 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开销,条件是获得 此处的一块黄金地皮。

后来,武汉市政府将这块土地的大部分 地皮出售给了其他开发商,并且做好了 进一步出售的打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 筹集足够的资金修建这片新商业区。

毫无疑问,如果中国政府想要将大量农 村人口转化为城市居民,就必须修建新 的基础设施和交通运输网。然而政府是 否能够一直保持这种发展速度?这些上马的项目又是否能起到促进经济发展的 作用?答案是不确定的。

在2009 年初,为应对全球经济衰退,中 央鼓励各个地方政府大兴土木,制定经 济刺激方案。正是这一举措激发了以政 府为主体的银行借贷风潮。

财政研究所研究员付志华说:“在2008 年之前,这种想象并不常见,但现在所 有的地方政府都在大量借贷。”尽管中 央已出台了调整政策,但仍然无法阻止 这一趋势。

这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政治经济体 制特有的激励机制。简单来讲,中国的政府官员想要升迁,需要大量的“政绩”, 也就是在短期内实现治下地区经济的高 速增长。中央财经大学的曾康华教授 说:“中国政府官员都是通过比拼当地 国民生产总值来晋升的。”

武汉市委书记的阮成发今年55 岁,他刚 从武汉市市长的职位晋升至此,这一切 都要得益于他那“满城挖”的绰号。他 本人拒绝接受本报的采访,但他在2012 年2 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谈到:“如果我 们想实现武汉的跨越式发展并切实提 高居民的幸福指数,就必须兴建地铁和 桥梁等基础设施。”

中央政府的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汉已经渐渐开始显 露出不堪财政压力的征兆。一家设于纽 约的地产资本分析公司称,尽管在过去 的五年里武汉市政府已经出售了价值 250 亿美元的土地,但目前依然处于入 不敷出的窘境。中央又要求地方政府减少财务借贷,在这种压力下,武汉承诺 将会偿还23 亿美元的贷款。

我们不知道武汉市政府是否会通过别 的途径借款来偿还这笔旧债,但“拆了 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并非不可能。2009 年,武汉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从其 他的投资商手中借了2.3 亿美元,并将 这笔钱中的三分之一用于偿还部分银 行的贷款。因此,武汉市政府希望房价 能够保持走高的态势,尽管大多数的分 析家都认为中国房地产领域即将出现 衰退。

瑞士信贷投资银行在2011 年出台的一 项报告中,武汉名列“应避免与之合作 的十大中国城市”之首,他们认为武汉 市现有的商品房数量极其庞大,未来十 年都不一定能卖光,与此同时这里正在 建设的住房还有上百万套。

尽管招致了许多批评声,武汉大兴土木的步伐似乎没有想要放缓的迹象。武汉 市政府在去年的某次报告中指出:“如 果我们不加快建设速度,那么武汉现有 的很多问题都无法得到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