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被中国人改写的“意大利制造” 中国人来了。  

2013-02-19 14:49:20|  分类: 我是中国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中国人改写的“意大利制造” 中国人来了。 - 勇敢的心 - 勇敢的心 成功能量场

 多年以来,意大利一直都知道与中国进行价格战是不可行的。 因此,商人阶层们开始幻想,意大利应以质量取胜,而非数量。几 个世纪以来,普拉托(Prato)这个保有中世纪风格的城市,生产了 许多世界一流的纺织品,成为了“意大利制造”的中坚力量。之后, 中国人来了。

20 世纪80 年代后期,先是一小部分,后是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开始 在普拉托定居。他们把普拉托这个纺织中心,变成了一个低档服饰 制造中心。这激起了许多怨恨,促成了2010 年的强行取缔风波, 这场风波反过来又使人们开始谴责政府的偏见和虚伪。普拉托是 赴欧华人的最大聚集区,其中大部分是非法居留。在这个托斯卡纳区的中心地带,中国劳工分布在大约3200 个商家中, 通宵达旦地工作着。这些商家所用的原材料大部分来自 中国,生产的廉价服装、鞋子和饰品,也以中等或低廉 的价格卖给全世界的低端零售商。

“意大利制造”成了问题:意大利宽松的体制和对违规 现象的高容忍度,模糊了“中国制造”和“意大利制造” 的界限,这就削弱了意大利将本国产品定位成高端品牌 的能力。怨愤一部分来自文化方面:普拉托传统正宗的 意大利风情被唐人街取代,商店招牌同时用意大利语和 中文书写,杂货店出售的是从中国进口的食物。令许多意大利人最为恼怒的是,中国人在偷税漏税和与意大利复杂 的官僚体系打交道时,比意大利人更熟练。中国人创造了繁荣 的地下经济,而意大利的正式经济却走了下坡路,这一切汇集 成一种对移民和经济前景充满恐惧的负面情绪。

普拉托的文化专员爱德华多·纳西(Edoardo Nesi)说:“普拉 托的现在可能是意大利的未来,意大利应谨慎看待这一风险。” 意大利负责税收和移民的政府部门对此束手无策。据意大利 银行称,在普拉托的中国人,每天向中国汇回大约150 万美元, 大部分是来自服装和纺织品生意中的利润。如此大额的收益 并未体现在税收记录中,一些当地官员说,中国人喜欢将钱 送回国,而不愿在当地投资。

当局还称,中国人(可能也有意大利人)有组织犯罪的数量呈 上升趋势,不仅包括非法纺织物进口,还包括贩卖人口、卖淫、 赌博和洗黑钱。意大利其他地区也在密切关注普拉托。《中国 人的围攻》一书的作者西尔维亚(Silvia Pieraccini)说:“来自 艾米利亚罗马涅、普利亚区、威尼托的许多企业家都称,不愿 重蹈普拉托的覆辙。”2010 年春天,意大利当局加大了对使用 非法劳工的工厂的突击检查。2010 年6 月底,意大利检察官对 100 家企业进行了检查,在普拉托逮捕了24 名中国人,这使局 面变得更紧张。检方提出的指控包括洗黑钱、卖淫、伪造罪和 侵权罪(将外国制造的产品贴上“意大利制造”的标签)。

然而,许多在普拉托的中国人,对有关他们毁掉了这座城市的 说法很不满。相反,一些中国人认为,是他们把普拉托从经济 困境中解救出来,也就是说,意大利当局不能通过创新使经 济现代化,其他人反而有这个能力。30 岁的马迪奥·王,出生 在中国,在普拉托长大,目前经营一家服务中国移民的咨询公 司。马迪奥·王说:“如果不是中国人来到普拉托,哪里会有 迅速崛起的经济。中国人夺走意大利人的工作了吗?相反,中 国人为意大利人带来了大量工作机会。”

最近数月,普拉托已是外交争论的焦点。意大利官员说,中国 政府到目前为止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解决非法移民问题。意 大利官员正寻求与中国达成双边协定,遣返非法移民。普拉托 当地居民怀疑,这股移民热潮是中国开发意大利市场的策略 之一,尽管中国政府通常不是用非法移民来实施海外发展计 划的。意大利官员表示,普拉托的问题将会被提进两国领导 人的会晤之中。

后院里的中国人

据普拉托商会称,从2001 起,意大利 人在普拉托注册的纺织企业已减少一 半,不足3000 家,比中国企业还少了 200 家。大部分中国企业都经营服装 业,普拉托这个曾经的纺织生产和出 口中心,目前占到了意大利从中国进口 的纺织品总量的27%。

当地居民对此愤恨不已。原普拉托警 察局局长多梅尼科·萨维(Domenico Savi )说:“想想看,一个是有两个孩子、 失业在家的普拉托人,另一个是开着 保时捷卡宴或梅赛德斯的中国人,而 且这个中国人的财富是靠非法剥削移 民劳工取得的。这一情势十分危险。” 据普拉托市长办公室透露,普拉托人 口总数是187000,其中包括合法中国 移民11500 人。但是,市长办公室估计, 普拉托有另外25000 名非法移民,大 部分都是中国人。

意大利因其官僚政治、保护主义政策 和有组织犯罪,成了西欧最不利于商 业发展的国家。然而在普拉托,数年 来中国人白手起家,成功开创了一个 全新的经济体系。其中一项常用方式 是,在意大利税务顾问和律师的帮助 下,开一个公司,并在税务警察发现 之前关闭公司,之后再用新税码,在 原地重新开张。

里卡多·马利尼是纺织品制造商,还是 意大利“工业联盟”在普拉多分部的领 袖。里卡多·马利尼说:“中国人跟其他 移民不同,他们非常聪明。”他遗憾地补 充说:“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达成关于 游戏规则的统一认识。”随着中国人用 现金买下意大利人的商店和公寓,普拉 托的街道越来越有中国特色。公立学校 也有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

普拉托充满着伪善的氛围。帕特里夏 (Patrizia Bardazzi)在市中心和丈夫经 营一家高档服装店已经40 年了,她说: “普拉托人都过着鸵鸟一样的生活。我认识许多人,他们把房子租给中国人,自 己反倒不愿再住在那,而是带着钱去地 马尔米福尔特。”她说的马尔米福尔特, 是位于托斯卡纳的海滨度假胜地。

穿过普拉托中古时期建造的城墙,路 过印有菲利波·利皮(Filippo Lippi) 所画的文艺复兴壁画的大教堂,向前 走一小会,就来到了彼斯道耶哉(Via Pistoiese),这是普拉托唐人街的中心地 带。这里的店铺名用中文和意大利文书 写,到处立着婚纱摄影店、五金店、电器 店和赌坊的广告牌。就在一家超级市场 外,有人正在出售从中国进口的食物,还 有一个电子板,上面不断显示着许多服 装厂的职位空缺。这些工作招聘的工人 要能长时间在缝纫机前工作,工作地点 较为隐蔽,设有临时宿舍。缔造了“快时 尚”潮流的的核心区域位于Macrolotto 的郊区,聚集了很多中国批发商。

这里的停车场停满了来自欧洲各地零售 商的货车,他们在此购买“意大利制造” 的衣服,回国后高价卖出。由于货物购买量相对来说比较小,欧盟边界又常有 变动,大部分零售商们就成功逃过了进 口关税。

一个午后,一对来自黑山共和国的夫妇, 将许多棉质夏裙装到货车厢子里。妻子 用标签枪给每件衣服都加上了“意大利 制造”的标签。

几条街外,张黎正在解释自己的公司 Luma 是如何生产出时尚服装的。张黎 1991 年从温州移民到意大利,温州位于 中国东南部,因全球遍布的企业家网而 闻名。他展示了许多匹布料,他说这些 布料是从当地、印度或中国采购而来。 他经常购买白色布匹,将其染色,由其他 在普拉托的中国公司剪裁,之后送到次 承包商那加工成所需款式。几周之内就 能生产1000 条绿色裙子。

张黎和成百上千中国商人一起,处在普 拉托所谓黑色经济的中心。他们的生意 一部分是光明正大的,因为他们支付税 款;一部分是地下的,因为他们依靠雇佣非法劳工的次承包商。被问到次承包商是否雇佣非法劳工 时,张黎笑着说:“这你得去问次承包商了。”

张黎说,自从1998 年Luma 公司建立以来,他已向30 个国家出 口服装,包括中国、墨西哥、约旦和黎巴嫩。他说意大利广场 的零售商是他最大的订户,但他也向批发商供货。这些批发商 将货物卖给Zara、Mango、Top Shop 和Guess 这些品牌店。欧洲 的零售商们擅长贩卖时尚。张先生说:“突击检查正在妨碍商 业发展,搅乱人心,很多中国工人都躲起来了。这是一个政治 决策问题。起初,政府对我们不管制,现在管的太严了。”

镇上的新警长

严厉的管制始于普拉托的新政。2009 年,这个传统的左派城 市,选举出了战后第一个右派市长。这个市长竞选时提到当地 人对“中国人入侵”的强烈恐惧,并试图在中国移民问题上寻 求欧盟的帮助。市长罗伯托·塞尼(Roberto Cenni)说:“欧盟 怎么能容忍中国在盟国内留下如此难堪的印记?噪音、坏习 惯、卖淫……当地人已经受够了。”

身着精致套装的塞尼先生,举止优雅,曾是普拉托控股公司 Go-Fin 的总裁,目前是其股东之一。Go-Fin 公司拥有几个中 档服饰分公司。其中一个分公司沙驰,在过去10 年间将其生 产线转入中国。这位市长无力改变大的经济潮流,就把注意力 集中到小举措上,例如禁止在阳台上晒鱼,要求所有普拉托店主讲意大利语。这些措施为他赢得了当地人赞誉,但也有 人批评他过于固执。这位市长还加强了对中国企业的突击 检查力度。有批评者说,这只是在媒体前装样子,但当地 中国人认为,这是非法侵扰。

一个下雨的早晨,一些警察、收税员和其他政府官员,对 普拉托市中心外的居民区里的两个中国作坊进行了突击检 查。这两个作坊位于公寓的房屋后,看起来像是车库,里 面挤满了一排排缝纫机,白布散落一地,未完成的蕾丝衬 衣凌乱的扔在混凝土地面上。警察包围了院子里的工人。 一个穿着塑胶人字拖的妇女正在下楼,后面跟着一个只穿 内裤的小男孩。她用拙劣的意大利语对官员说:“长裤,裤 子。”一个通情达理的官员,耸了耸肩说:“好吧,让孩子先 穿上裤子吧。”

警察将一些工人带到一个没窗户的小卧室里,对他们进行 身份确认。一个穿着蓝色T 恤的妇女坐在床上,止不住地 抽泣起来。官员整理着中国工人的证件。其中一个官员问 翻译人员:“这个是姓对吧?”在这两个作坊间的空地上, 有一个小房子,庭院里种着绣球花。住在房子里的一对意 大利夫妇不想透露姓名。男的说:“我不知道这里住了多 少人。他们关着门,紧闭窗户。”他那谨慎的妻子扯了扯他 的胳膊,把他拉进屋,说道:“你别搀和这些事。” 很快,工厂主保罗·博纳依乌蒂(Paolo Bonaiuti)从街区尽 头的家里赶了过来。保罗·博纳依乌蒂今年73,高个子, 头发花白,蓝眼睛,神色十分镇定。他手挥房屋租赁证书, 证明自己每月花2220 美元租下了这块厂房。警官们看上去 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

意大利的移民困境

但政府的强行管制也只能做到如此。2010 年上半年, 政府突击检查了154 家中资企业,而普拉托总共有大约 3000 家中资企业。警察局的移民部长莉娜·艾维斯(Lina Iervasi)说:“要想完成这项任务,我们需要一个军队。”2010 年,因收受贿赂违法签发居住证,移民部 几名官员被逮捕了。

前警察局长萨维(Savi)说:“我们并不是追着非法移民 不放。我们也没疯狂到这种地步。但是,我们得找到规 矩和现实之间的平衡。”要达到这一平衡十分困难。许 多非法移民从俄罗斯或巴尔干半岛乘大巴车来到这里, 他们中有的将护照销毁,有的将护照给了那些帮他们偷 渡的有组织犯罪集团,还有的人旅游签证过期后,仍不 按时离境。

普拉托前左派政府的社会福利局长安德烈亚·弗拉达尼 (Andrea Frattani)说:“意大利有一个20 世纪移民法。 这部法律将移民看作是,人口从贫穷国家向富裕国家进 行转移的现象。”他自己认为,在意大利的普拉托,移民 确是一个“精细的策略”,是中国政府在欧洲寻求经济 立足点的战略。

在一次公开场合,中国驻意大利大使丁伟被问到上述 情况是否属实时,他只说,从上任以来,普拉托问题一 直是他工作的重点,他已经派遣顾问去调查这一问题。 他用意大利语说:“我非常关心普拉托问题,这是一个 非常特殊的问题。普拉托问题不应影响到两国的合作 关系。”

普拉托的意大利人却不这么乐观。45 岁的文化专员纳西 是一个作家,家里以前经营高档纺织品生意。他满脸困 惑的说,“20 岁的时候,我相信自己拥有整个世界。短 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让人难以接受。这使我们感 到自己老了,前途看不到希望。”

徐秋林是一位当地的企业家,也是意大利企业联合会 在普拉托的唯一中国会员,他说“政府对这一问题根本 就没有计划,这才是主要问题。”这一想法反映了一种普 遍的消极情绪。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