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亲历者谈豫中会战:贬损中华民族卫国将士是何居心?  

2013-03-11 12:29:45|  分类: 我是中国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并缅怀国民革命军第13军和第85军全体抗日官兵
    1944年4月至12月,经过充分准备的日军倾其全力发动了旨在打通大陆交通线(北起东北、贯穿中国大陆、南至越南河内的铁路交通线)、摧毁美军在华空军基地并摧垮国军主力的“一号作战(豫湘桂战役)”。该战日军投入50余万兵力、250余架飞机、1500余门大炮、1万余辆汽车和10万余匹战马。这是日军历史上空前的全面出击作战,也是日军在中国发动的规模最大的作战。日军大本营要求在执行“一号作战”计划中,对所有的兵力与支持要求都给予最优先的配合。
    作为“一号作战” 的第一期作战(第二、三期作战分别为长衡和桂柳战役),1944年4月至6月,日军以5个师团、5个旅团15万余(有说增加至近20万)精锐兵力,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指挥,分三路向豫中(郑州、洛阳地区)发动进攻,以图迅速打通平汉铁路南段(郑州至信阳)、攻略洛阳并歼灭国军在河南的主力(汤恩伯部主力)。中国第1战区集中17个军30多万兵力抗击日军。史称这次作战为豫中会战。
    豫中会战一开始,我即由第13军军部回到第4师第10团(团长是巫剑锋,黄埔军校第7期毕业,后任第13军第299师师长)参加战斗。部队起初在登封、密县一带抗击飞机大炮掩护的日军的猛攻,战斗激烈,我们奋勇抗击,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并乘胜追击之。后期部队转战于临汝、嵩县一带,主要是突破敌人的封锁,当时日军以1个战车(坦克)师团(这是日军在二战中首次出动战车师团进行突击作战。此前日军战车部队分散配属于各野战师团。日军借鉴德军组编战车师团以充分发挥战车快速机动的优势。豫中会战日军获胜,战车师团起了重要作用,而国军反战车武器弹药奇缺)、3个陆军师团和1个骑兵旅团从几个方向围攻国军,妄图一举消灭汤恩伯部的主力。日军的快速穿插切割令我们十分被动,只能边走边打,连续行军,很艰苦。部队最终冲出日军的包围。
    当时的基本战况是:
    开战后汤恩伯总司令命令第13军军长石觉率各师(蔡剑鸣第4师、金式第89师和刘漫天第117师)分别由临汝、禹县、密县向北运动,迅速在登封地区集结,侍机侧击从郑州向西进攻和南下的日军。石觉第13军(军参谋长为张纯玺)即遵命向登封地区集结。第31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将军赶至登封,拟指挥石觉第13军、贺粹之(擅长敌后游击战,他任中将师长的国军第81师曾被评为全国正规军游击战第一名)第12军(时辖谭乃大第22师、葛开祥第81师和李守正第55师)和马励武第29军(时辖全英第91师、郭文烁第193师和吴求剑暂编第16师)侧击反攻日军,以策应国军各方面作战。
    不料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无线电侦破石觉第13军动向,并获石觉第13军正在登封地区反击密县日军第110师团的情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立即向日军第12军司令官内山中将(当时指挥日军第37师团、第62师团、第110师团、战车第3师团、独立混成第7旅团、独立步兵第9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通报,指出汤恩伯军在开战后行动积极,其精锐主力石觉第13军正在北上向登封一带集结,方面军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全歼该敌,并命令内山第12军在攻取许昌后停止南进,将主力迅速向西转进迂回,完成对石觉第13军的包围并将其彻底歼灭。冈村宁茨认为,只要歼灭了国军第13军,第一战区中国军队将不战自溃。日军攻占许昌城后内山中将即下达停止南进、围歼石觉第13军的命令。日军即依托战车战马快速机动的优势,兵分三路迅速对登封地区实行大包围。日军华北方面军参谋部不断电催内山第12军尽快捕捉石觉第13军并予以围歼。日军华北方面军认为“当时在重庆军(指国军)当中,第八战区的第1军(胡宗南的核心部队)和第一战区的第13军是各该战区中的精锐核心兵团。重庆军的特点之一是,核心兵团一旦被打垮,全军就要支离破碎,因此打垮第13军,就等于打垮汤(恩伯)军”。
    正在登封地区作战并准备奉令反攻的石觉第13军,突然遭到10万配有坦克大炮的日军包围,情形十分危急。汤恩伯总司令电令石觉军长速率部转进嵩山之中,力求避免被敌围歼,相机跳出敌之包围圈。石觉第13军和马励武第29军(该军在禹县地区遭到日军围攻,向嵩山退避),在嵩山中与日军周旋,最终突破日军封锁,与吴绍周第85军(时辖廖运周第110师、张文心第23师和赵琳预备第11师)一部一起安全转移。由此,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围歼国军石觉第13军的计划和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以石觉第13军为主力反攻侧击日军的计划均告失败。
     豫中会战中,日军集中准备充分的精锐兵力(日军精心准备月余且保密措施十分严密),攻势猛烈(日军战车师团的出现及其快速穿插切割,尤使国军猝不及防);国军对日军的战略意图判断错误(对日军倾其全力发动的 “一号作战”,且日军已兵临郑州、大举进攻之时,国民政府军令部和第一战区司令部却在依据以往豫南会战和郑州会战的经验拟订作战计划。美国驻重庆武官竟认为日军在河南的攻势不过是一次很快就会退回原防地的春季演习。中印缅战区美军司令官兼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则认为日军没有具备在华大举进攻的能力。)而导致缺乏相应的战前补充与准备且整体指挥混乱,应战仓促,加之整个后勤支持与空中掩护严重不足,打得很被动,几近失控,又发生所谓豫西民变(当时部分豫西山地民众——大多属于土匪民团武装,趁战乱伏击、抢夺离散的国军部队。民国时期河南战乱频繁,故匪患猖獗,而豫西尤甚)。第一战区正副司令长官蒋鼎文和汤恩伯均被免职。战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各方说法不一,最终还是得由历史学家作结论。
    豫中会战国军虽然战败,但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与强敌浴血奋战的国军将士们。
    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上将(1944年6月,中华民国政府追赠李家钰为陆军上将)率总部数百官兵与数千日军拼杀,全部壮烈殉国,与李家钰上将同时战死的还有总部副官处长周鼎铭少将、步兵指挥官陈绍堂少将等。李家钰将军生前曾亲书 “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疆场是善终”,以明誓死报国之志。
    新编第29师师长吕公良将军(黄埔军校第6期毕业,历任第85军参谋长、第13军参谋长、华中抗日总队第五纵队司令等职,曾参加南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及鄂豫多次会战,战功卓著)率部死守孤城许昌,与飞机、重炮和坦克支持的日军重兵(攻城日军1万余人,另有2个师团日军在外围进行彻底孤立许昌的切割包围,而国军守军仅3千余人)激战,城破后与敌展开肉搏战,守城将士大部分壮烈牺牲,与吕公良将军一起战死的还有副师长黄永淮、第85团团长杨尚武、第87团团长李培芹、第86团营长胡光耀、第87团营长何景明等。吕公良将军殉国前写给妻子的信中说:“我已充分准备,打仗是军人的本分,希望他来一拼,恐怕此信到时,我已在与敌人拼命了,不必过分代我伤心,当军人不打仗还有何用。”
    在洛阳保卫战中,第15军军长武庭麟将军指挥第64师、第65师和第14军第94师共2万余官兵与配有飞机、重炮和坦克的5万余日军浴血搏杀。日军第12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派人给武廷麟将军及其官兵送去劝降书、用飞机向城内散发劝降传单并以扩音器对洛阳守军叫嚣:“....皇军自入中国以来.....攻城没有超过一周而不下者,今将军及其将士坚守洛阳十日有余,尽到了守土之责,.....而今洛阳外围百里内已无中国军队,援军无望,坐以待毙,实属不智....,切望守军停止作无益之抵抗....”,遭到全体守城官兵的断然拒绝。守城官兵视死如归,勇猛杀敌,城破后继续与日军进行逐街逐巷的激烈争夺,致敌每前进一步都付出惨重的代价。洛阳守军以血肉之躯与强敌搏杀14天,绝大部分壮烈牺牲,日军被毙伤1万余人,惨烈的洛阳保卫战虽败犹荣。
    回首豫中会战,我们不能只看到国军在强敌猛攻之下的战败,更要看到国军将士的奋勇搏杀、浴血牺牲,也要看到日寇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二战中,有强大军力国力支持的装备精良的美军、苏军和英军大规模战败(数以万计的官兵投降、被俘;在苏联,甚至发生数次数以十万计的苏军投降、被俘)的情况屡见不鲜,人们不会因此而渲染讥讽,不会因此而否定盟军将士的勇猛,否定他们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的巨大牺牲和重要贡献。对我们自己的在艰苦卓绝的抗敌中(尤其在抗战中后期,国家经济极度困难,军民生存均极其艰难)一时战败的国军将士,国人应给予尊重、谅解和宽容。渲染讥讽卫国将士的失败是不厚道的。当年国军将士抗敌之艰难,今人实难体会也。
     豫中会战结束不久,即有一个诽谤第13军和第85军的谣言散布开来:“八五也是一十三。” 由于是顺口溜,传得快。意思是说第13军军纪败坏(诸如“豫中会战中第13军的士兵每人都牵着一头抢的牛走” 等谣言),第85军军纪也坏,跟第13军一样,因为8加5也等于13。恶意中伤,到了荒谬的地步。我当时听说后觉得荒唐、可笑,不屑一辩。但不明真相的人就可能轻信了。谣言的产生和流传有其背景。当时河南已连续2年大灾(旱灾、蝗灾),加之战乱,社会动乱,民生极其艰难。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豫皖边区总司令汤恩伯为扩大抗日队伍,收编了不少河南的游杂部队及反正伪军,这类部队军纪败坏,竟公然冒充第13军扰民,引起民怨。豫中会战国军战败,各类反汤恩伯势力乘机推波助澜,企图以中伤汤恩伯的最基本部队而遂其意愿。
     没想到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时,听说某电视台的纪念抗战的一个节目中,作为宣讲者的一位演员竟也煞有介事讲起“八五也是一十三”来。当然,他只是照本宣科而已。演员演戏是内行,但对抗战史未必很了解。看来需要我这个亲历者来解释解释,以正视听。
     国民革命军第13军和第85军是中央军的精锐军,是国防军、野战军,是日军华北方面军视为头号大敌的汤恩伯部的主力军,是久经大战磨练的抗日劲旅,也是日寇眼中的劲敌。这两个军在多次大会战中痛击日寇,日寇多次企图围歼之而未能得逞。
     日寇在豫中会战中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要围歼汤恩伯部之主力,而汤恩伯部之主力则非这两个军莫属。豫中会战中这两个军所辖主力师为第4师、第89师、第23师和第110师,均为久经大战磨炼、战力坚强的国军精锐师,堪称当时整个第一战区最精锐的4个主力师。这两个军的各级军官绝大多数是正规军校毕业的。基层军官中有很多是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军校毕业后从军的,不少还是名牌大学的,我属下的连排长就有上海复旦、交大等名校的。他们作战勇敢,训练认真,慎独自律。他们绘制作战地图,又快又好;战斗、训练之余,他们研读原版外文书籍,令我感动。当时我常想:“要不是日寇侵略,他们本可以继续深造,成为国家有用之才。” 再有,国民革命军是讲革命军纪的,是重视爱民及军纪教育的,对违纪扰民是要严厉处理的,尤其是在中央军的精锐部队。第13军和第85军中违纪扰民的不可能没有,但肯定是少数。
     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时,该电视台节目竟然传播61年前的把抗日劲旅诬蔑为土匪军的谣言,对得起转战8年、为国浴血杀敌的第13军和第85军牺牲和幸存的抗日官兵吗?对贬损我中华民族卫国将士的谣言以讹传讹、津津乐道,真不知是何居心。作为抗战14年中曾有7年在这两个军任副团长和营长的幸存者,我很气愤。

     作者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14年抗战(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和副团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山西太行山抗战、豫皖对日游击作战、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后被打成“右派”,“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