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农民“复仇者”杀六人当庭冷笑没悔意  

2013-06-06 21:21:18|  分类: 倾听历史的声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农网导读:“他们把我欺负得没有活路了,我要下地狱,就要拽一帮人全下地狱!”昨天,北京平谷农民杨瑞喜涉嫌杀害6人在市二中院受审。面对死者家属,他没有歉意也毫无悔意,反而多次冷笑,对未杀掉的“仇人”依旧愤恨。

北京农民“复仇者”杀六人当庭冷笑没悔意 - 勇敢的心 - 勇敢的心
 
  杨瑞喜在回答提问。

现场失控:众人起身谩骂被迫休庭


 

昨天上午9点半,10多名被害人家属以原告人身份出庭。一位白发老太太坐在第一排,不住擦拭双眼,她是被害人张振义的老母亲,在本次惨案中她失去了丈夫、儿子、儿媳。主审法官在开庭前特意叮嘱家属控制情绪。

10点20分许,身高约1.6米的杨瑞喜被带上法庭,他昂首挺胸,睁大眼睛在旁听席上搜寻,似乎在找寻家人。见到杨瑞喜,张振义的老母亲还是没能控制情绪,她握紧拳头开始敲击桌子,哭喊道:“杨瑞喜,你害死我的儿子,你缺德啊你……”其他家属也纷纷起身谩骂。杨瑞喜则梗着脖子,面无表情,随后被法警带下法庭。死者家属悲愤地骂他“枉做人”,均要求判他死刑。

法官一再劝慰,被害人家属的情绪才平静下来,法警再次将杨瑞喜带进法庭。


 

凶残一面:携带三把刀要杀很多人


 

现年47岁的杨瑞喜在回答法官问题时语速很快、声音洪亮。

检方指控,杨瑞喜因日常琐事对薛振合、刘满等多人不满。2012年8月17日,杨瑞喜携带3把尖刀,骑摩托车在平谷区内伺机报复、杀人。当日9时许,他来到南独乐河镇薛振合的住处欲将薛振合杀害,因薛振合不在,杨瑞喜杀死了薛振合19岁的女儿及其女儿的女同学刘某。随后,杨瑞喜来到大华山镇大峪子村将58岁的刘满杀害,并将开超市的49岁的张振义、张振义的妻子及其84岁的父亲杀害。此外,杨瑞喜还曾分别赶往其他几人的住处欲杀害他们,因故未能得逞。当日被抓。

检方出具的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杨瑞喜被诊断为人格障碍,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公诉人认为,“不判处极刑,不足以正法典,不足以平民愤。”

昨天,6名死者的家属向杨瑞喜索赔16万余元到133万余元不等,金额总计490余万元。对此,杨瑞喜表示愿意赔,但没有财产。

在回答杀人动机时,杨瑞喜沉默了一会儿答:“他们把我欺负得没有活路了,我要下地狱,就要拽一帮人全下地狱……我想杀很多人,怕一把刀不够用。”


 

行凶理由:感情纠纷升级恨之入骨


 

杨瑞喜逐一讲述了与被害人之间的恩怨,那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公诉人问:“你对这几个人都恨吗?”杨瑞喜答:“那是,恨之入骨。”

杨瑞喜说,他的报复想法出现在案发前半个月,那段时间,他觉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地生活,都是那些人害的。杨瑞喜最先说起与薛振合的矛盾。“他姐嫁给我后,他就整天去我家捣乱,还打我。”杨瑞喜说,他和前妻离婚后,与薛振合的姐姐同居过,没领结婚证但办了婚礼。2010年,女方提出分手,杨瑞喜将过错都归于女方,并称自己在找女方复合时,被薛振合及其表弟施以拳脚。

而薛振合及其姐姐的证言称,杨瑞喜脾气不好,女方才分手,杨瑞喜威胁过要杀女方和全家,并拿刀去找事,薛振合因此和表弟打过杨瑞喜。对此,杨瑞喜称他们都在胡说。


 

十多年前打架仍记心上


 

杨瑞喜随后说到曾任村书记的刘满。

杨瑞喜说,2000年时双方打过架,刘满的媳妇先把他媳妇打了,他带着刀去理论,但没扎对方。当时,村民杨革林作证说杨瑞喜伤了人。事后,杨瑞喜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10个月。对于刘满和杨革林,杨瑞喜称:“都想杀。”

公诉人问杨瑞喜见到刘满后,有什么行为。他答:“上去就扎。我扎他两刀,心脏一刀,软肋一刀。他跑向加油站,我追上去,后背四刀,软肋又一刀,一共扎他7刀,就怕他不死。刀插他肚子上,我都没拔。”

案发时,刘满和孙子在一起。杨瑞喜说:“我不知道那是他孙子,就别说了。”随后冷笑一声。

杀完刘满,杨瑞喜换了件衣服,去找开超市的张振义。

杨瑞喜说,自己1990年开副食商店时,与张振义发生过冲突。“我帮他捎香烟,他欠我200多块钱没给,还打我两耳光。都在村里混,你让人多没面子,你痛快了,我呢!”

杨瑞喜说,案发时,张振义在躺椅上,他叫了对方一句,上去就捅心脏部位。“他起来跑,我后背一刀,追上又捅他5刀,一共7刀。他爸阻拦,我捅胸部一下,他媳妇阻拦,我捅腹部一下。”


 

诉说心情:杀人后心理平衡了


 

除了上述6人,杨瑞喜还打算去杀被他称为作伪证的杨革林,薛振合的表弟尉某,以及男子李某。

对于李某,杨瑞喜说:“90年代的事,一起做买卖。他差我1万多元钱,后来非说不差了。这些事一直记着。”

去年8月15日,案发前两天,杨瑞喜去过李某家。“他家里人都在,我没动手,怕被制服,后头的事办不成了。”

对于尉某,杨瑞喜说他在案发当天去过尉某家两次。“第一次他不在,他父母和儿子在家。我就先去薛振合家了。”从薛家行凶回来,杨瑞喜又去了尉某家一次。“这次他父母在家,儿子出去了,我又没动手。我是奔着他儿子去的,要是看见他儿子,就把他杀了。”

找杨革林时,杨瑞喜已经杀完了6个人。他说自己起初找错了,心脏还疼。终于到了杨革林家门口,想喘口气再进去。“这时看见本村一个妇女去了。我也不想伤无辜的人,就走了。”杨瑞喜随后骑着摩托车离开,半路上被警方抓获。

杨瑞喜当庭说,之所以杀这么多人就是因为太不公平了,“我就找个平衡,以前不平衡,现在平衡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