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胡适日记自述:逛妓院喝醉后打巡警  

2013-07-07 04:02:55|  分类: 倾听历史的声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适和一帮朋友在妓院喝酒,大醉后雇一辆人力车回家。遇巡捕盘问,胡博士乘着酒劲,光着脚板,用皮鞋醉打巡捕,此后被罚款五元。车夫乘他酒醉,顺手牵羊,剥了他的衣裳,偷了他的钱包,把他扔在雨里了事。
胡适日记自述:逛妓院喝醉后打巡警 - 勇敢的心 -  雅丽私人传媒

 

    清末民初,北京嫖赌之风日盛,不仅贩夫走卒、纨绔子弟、政府官员成了嫖客赌徒,连青年学生也沾上了嫖赌恶习。盛传当时北京前门外的酒楼妓院主要的顾客多来自“两院一堂”,“两院”是参议院、众议院,“一堂”是社会上还沿用“大学堂”名称的北京大学。

  喜冶游者不仅仅是青年学生,大学教授更甚。据周策纵《五四运动史》中引蔡元培的话:“教员中间有喜作侧艳之诗词,以纳妾狭妓为韵事。以赌为消遣者,苟其功课不荒,并不诱学生而与之堕落,则姑听之。”可见当时妓事之盛。

  辜鸿铭在北大期间,好做狭邪游,课余,常与友人出入勾栏。他喜欢夺取妓女手中手帕,无论颜色为何,皆纳入怀中,常在课堂取手帕揩鼻涕,五颜六色,缤纷满案,学生匿笑,亦不顾也。辜鸿铭曾劝西方人,若想研究真正的中国文化,不妨先去逛逛八大胡同。因为从那些歌女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女性的端庄、羞怯和优美。对此,林语堂评论说:“辜鸿铭没有大错,因为那些歌女,像日本的艺妓一样,还会脸红,而近代的大学生已经不会了。”

  辜鸿铭曾提出过著名的“茶壶茶杯论”,他本人身体力行,不仅讨了一位中国太太,还讨了一位日本姨太太。她们对他很好,但有时也会联手对付这位古怪老头,因此辜鸿铭多少有点惧内,别人抓住这个小辫调侃他,他的回答出乎意料:“不怕老婆,还有王法么?”辜惧内,但好嫖,又卫道,他曾搬出《大学》、孔夫子为自己辩解:“《牡丹亭》曲本有艳句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此原本于《大学》‘如好好色’之意。余谓今人之心失真,即于冶游、赌博、嗜欲等事也可见一般。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余曰:‘古之嫖者为己,今之嫖者为人。’”辜鸿铭在帮袁世凯做《二十一条》的翻译之时,领到三百大洋,径直去了八大胡同,散于胭脂堆中,不领回家去,以表示“不使人间造孽钱”之意。此可谓“嫖之有道”。温源宁评价辜鸿铭:“一个鼓吹君主主义的造反派,一个以孔教为人生哲学的浪漫派,一个夸耀自己奴隶标志(辫子)的独裁者,就是这种自相矛盾,使辜鸿铭成了现代中国最有趣的人物之一。”知人之论。

  怕老婆而又喜冶游者,辜鸿铭绝非孤例。王韬亦喜冶游,但又极惧内。每次外出,老婆就派一老仆跟从,晚十时一过,此仆必附耳告以时刻,王不以为忤,辄翩然而归。王氏曾致信伍廷芳,谈起惧内经:“弟固亦尝有妾矣,已纳十年,未占一索……位虽虚而犹设,琴在御而不弹;偶有余闲,偕二三同志,载酒看画,不过聊作消遣,而约束已随其后。跬步暂蹈,荆棘便生。一刻之欢,不敌千言之詈。寸天尺地,俱有拘掣,此真尘海中苦恼群生也!”哈哈哈。

  当年流连勾栏者,不仅仅是遗老遗少们的爱好,很多新派人物也趋之若鹜。蒋介石一生服膺宋明理学,又曾在上海洋场的花街柳巷长久浸淫,内心挣扎可想而知。某次途经香港,蒋日记上写道:“香港乃花花世界,余能否经受考验,就看今天!”结果当天晚上他还是去了妓院,并在日记上写下:“我的毛病就是好色也!”并自励曰:“见艳心动,记大过一次。”被蒋介石称为“新文化中旧道德之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之师表”的胡适先生,青年时期也曾多次逛过窖子,并在自己的日记中多有记载。1910年3月某夜,大雨滂沱。胡适和一帮朋友在妓院喝酒,大醉后雇一辆人力车回家。遇巡捕盘问,胡博士乘着酒劲,光着脚板,用皮鞋醉打巡捕,此后被罚款五元。车夫乘他酒醉,顺手牵羊,剥了他的衣裳,偷了他的钱包,把他扔在雨里了事。

  胡适后来对此类“风流雅事”多有反省,1914年6月30日,他始提倡禁嫖。“今日急务,在于一种新道德,须先造成一种舆论,令人人皆知女子堕落为天下最可怜之事,令人人皆知卖良为娼为人道大罪,令人人皆知狎妓为人道大恶,为社会大罪,则吾数千年文教之国,犹有自赎之一日也。”胡适对妓女也颇为同情和尊重。某年,高一涵把一名妓女接回家中同居,正在南方养病的胡适得知消息后,写信给妻子江冬秀,劝其不要歧视相邻而居的高一涵和那名妓女,另外还致书高一涵,劝其新娶之后,要专心学问。高一涵甚感宽慰,回信说:“谁知你竟能超脱一切俗见,竟于宽恕之外,来勉励我前进,真使我感愧无地!”

  当时妓事虽盛,但民风未开,卫道甚严。“性学博士”张竞生的《性史》,与主张在教室公开做人体写生的刘海粟、唱《毛毛雨》的黎锦晖,就曾被传统势力视作“三大文妖”。张竞生在报纸上撰写提倡避孕节育的文章,被诬蔑为“卖春博士”。《性史》出版后仅四个月,便先在天津遭禁。起因是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致函警察厅,称南开附近的书店出售《性史》、《情书一束》、《女性美》、《夫妇之性的生活》、《浑如篇》等书,“诲淫之书,以此为最,青年阅之,为害之烈,不啻洪水猛兽。”鲁迅先生曾不无揶揄地说:“张竞生的主张要实现,大约当在25世纪。”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