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勇敢的心 -老毕的私人传媒

矢败了,更要昂首挺胸!成功了,更要永往直前!

 
 
 

日志

 
 
关于我

忠孝仁义是大丈夫所为我愿一辈子遵守这样的守则,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任何伤害击倒不了我,我站起来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在召唤,我重视情感,因为那是生存的目的,我永远会珍惜。感恩感谢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事和物,它们点亮了我生命的旅程,让我历经黑暗后能拥抱每一个灿烂的黎明在不屈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勇敢的心。

网易考拉推荐

多一个公民,就少一个暴民。  

2014-05-26 08:25:12|  分类: 倾听历史的声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暴民”一词的出镜率越来越高;在官方的宣传口径当中,几乎每一宗群体性事件,都有暴民横行的影踪。首先需要澄清对暴民的定义。在中国,但凡与“民”相关的词语,其面目不是模糊,就是僵化,典型当如“人民”。“暴民”大概属于第一种。尽管从字面上讲,暴民的面目十分清晰,指凶暴作乱之民。然而,何谓暴,何谓乱,民众到底有没有使用暴力抗争的权利呢,谁有资格决定这些?依一些权力者的逻辑,谁质疑我的权威,谁挑战我的执政,谁就是暴民,哪怕他温润如玉,并未沾染一丝暴力。基于此,暴民至少可分两种,其一是真正的暴民;其二,本为依法抗争的公民,却被公权力诬赖、构陷为非法的暴民。多一个公民,就少一个暴民。 - 勇敢的心 - 勇敢的心 -康的私人传媒对此,倘不加以区分,而一并批判,不啻是助纣为虐。第二个问题,是对暴力的态度。如你所见,有些人,常常谈暴力而色变,正如谈革命而色变。这与嗜好暴力、崇尚暴力一样,都属极端,极端化则是一种思维暴力。我一直坚守非暴力不合作的原则,不过我却不认为,暴力应该被彻底摒弃。对人类而言,暴力是最后的选项,请注意,它依然构成了一个选项。其理如古人所云: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这里的“不得已”,才是要义之所在。是故,我们讨论暴力,有一个前置性问题不容忽略:使用暴力的条件(如何时可使用暴力)与使用暴力的尺度(如不可伤及无辜)。有些国家,甚至将人民使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写入了宪法性文件,不仅承认其正当性,还赋予其合法性。除了举世闻名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了人民的持枪权,还可参照《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二十条:“一、德意志联邦共和国(BundesrepublikDeutschland)为民主、社会之联邦国家。二、所有国家权力来自人民。国家权力,由人民以选举及公民投票,并由彼此分立之立法、行政及司法机关行使之。三、立法权应受宪法之限制,行政权与司法权应受立法权与法律之限制。四、凡从事排除上述秩序者,如别无其他救济方法,任何德国人皆有权反抗之。”“如别无其他救济方法”,正如圣人的“不得已”,这间接规范了使用暴力的条件:当公力救济失效,人民便可采取私力救济,当和平手段失效,人民便可采用暴力手段,来反击法治和宪政的敌人。写到这里,有两点可以明确:第一,暴力是人民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必须慎用,却不可剥夺,否则,民众会任人宰割;第二,使用暴力的人民,未必都是暴民,有时,暴力反抗是一种权利,就像反抗暴政是一种义务。回头再说暴民,即我们所区分的“真正的暴民”。毋庸置疑,他们自当迎来最激烈的谴责、批判。然而,仅仅谴责、批判就够了吗?批判应该深入到哪一步,才能正本清源,或者说斩草除根,铲除暴民的祸胎?质言之,对暴民的批判,正如对恐怖主义的批判,不能止于暴民本身,而必须深挖暴民生长的源头。哪些人最易成为暴民呢?我曾总结,“公民越多,暴民就越少”。这个道理不难明白。公民之为公民,即在于理性、节制、守法度,对他人权利的尊重,正如对自家权利的捍卫。这等人,如何会在反日游行途中,打砸日系车,冲击日系店,伤害无辜的同胞?如果你留心观察,也许会看到,当反日游行席卷全国,一些城市发生暴乱,一些城市却安然无恙,广场依旧淡定,街市依旧太平,相形之下,在后者,公民社会相对发达,公民意识相对茁壮。公民不是不会愤怒,不是不会反抗,然而他们的愤怒和反抗,始终有度,从不脱轨,始终指向强权,从不殃及无辜。暴民的群众基础,乃是愚民和臣民。愚民脑中,一片混沌,不知权利为何物;下跪的臣民,眼中唯有主子的权利。权利以及法治,本是约束暴力的枷锁。缺乏权利意识的愚民和臣民,一旦横暴,将无可阻挡,无论自己的权利,还是同胞的权利,糟践起来,在所不惜。从这个意义上讲,愚民、臣民与暴民的距离,仅仅一步之遥,只要把利器放到他们手上,煽动其杀心,转过身去,他们就是暴民。那么,我们是不是要进而批判愚民和臣民?有谁天生就是愚民,要当臣民呢,这就必须追究滋生愚民和臣民的制度与文化土壤。说到底,造就愚民、臣民者,必是专制;造就暴民者,必为暴政。对这二者的批判,缺一不可。只批判暴民,不批判暴政,或者只批判暴政,不批判暴民,结果只能是压住了一端,另一端却高高翘起,不是加剧了暴政,就是激化了暴民。在暴民与暴政的漫长博弈当中,双方都易于陷入一种误区,即将自身的罪责全盘推诿到对方头上:暴民将自身之暴视为对抗暴政之必要,暴政将自身之暴视为治理暴民之必要。如此一来,皆无出路。这里单说暴民。它最光明的出路,自然是成为公民;最黑暗,却也是常见的出路,即回归愚民和臣民,也许处境比反抗之前更为凄惨。这两条出路之别,第一取决于暴政的局面是否得到了改善;第二取决于暴力的目的实现之后,如何结束暴力,否则,城中河山,禁锢如故。从理论回到现实,我们何以自处?大抵只有一个答案:多一个公民,就少一个暴民。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